真武狂龍 第一千六百零三章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

作者:暮雨塵埃書名:真武狂龍 類別:女生頻道更新時間:2019/10/07 12:58:51字數:2440
  眾人心神一震,雖然吳明語氣決絕,卻也透出了并非沒有可能的意思,證明此事還有轉圜的余地。

  就連以為此事沒有商量余地,只能另想它法的秦16,也是面色一肅。

  他當然知道,這是談判的技巧——先抑后揚。

  只要不是如之前一般那樣離譜,哪怕再珍貴的寶物,他都得捏著鼻子認了。

  否則,就不是能不能贖回錦琉璃或狐尾的問題,而是吳明會不會就此毀了,斷了所有人的念想。

  誰也沒有注意到,三圣女卻是沒來由的神色微松,美眸閃爍間,看向吳明的目光中,多了一分不清不楚的歉意。

  只不過三女掩飾的很好,而且剛剛幫襯著吳明說話,眾人注意力又都在吳明身上,即便看到了,恐怕也不會多想。

  誰又能想到,三女這時候站出來,明面上是幫吳明說話,暗里則是彰顯自身,無聲提醒吳明,她們所需的東西還未到手。

  大拍賣會開始到結束,吳明雖然動用暗子,拍下了幾件寶物,可到現在都沒給她們。

  “吳兄請說!”

  秦16面色肅然道。

  “本王在此前拍賣會上看中了幾樣寶物!”

  吳明淡淡道。

  “可以!”

  秦16略一沉吟,便點頭應允。

  這幾樣寶物,本就是為解救錦琉璃而特意加上或更改了競拍規則,可惜事與愿違,吳明根本不上當。

  原本,依舊能借此進行互換,可偏偏里面夾著三圣山和萬骨窟。

  倉決圣者如今還在長安,即便吃飽了撐著,借他們十個膽子,也不敢在這時候算計兩大天品勢力。

  之前一戰,倉決圣者顯露出的實力,可是強橫的令人發指,單單五大圣境煉尸,就足以驚掉一地下巴,令同階強者都不敢放肆。

  可以說,若沒有這位老人家撐場,韓圣即便再強,布局再周密,兩件至寶再是威能不凡,也無法將畫星玥成擒,定鼎乾坤。

  更遑論,吳明也不是好惹的,風光甚至蓋過了圣者。

  現在那幾件寶物就是燙手山芋,誰拿在手里都得擔心,這位會否不要面子的強搶,到時候搞不好就得出人命。

  至于再次以此布下殺局,就別開玩笑了,連天宮院那位出手,如此兇險的局面,都沒有損及其分毫,倉促之下,又有何用?

  出于諸多考量,秦16已經決定,但凡吳明的條件沒那么離譜,基本都不會拒絕。

  但他又哪里會知道,吳明此舉,不過是故意混肴視聽。。

  此間種種,吳明已然察覺到一絲端倪,極可能有圣者在窺探他的布局暗子。

  雖然有點掩耳盜鈴的樣子,但他相信,現在也僅限于圣者知曉,圣者也不會閑的沒事干四處宣揚。

  指不定,還想通過暗子的行動軌跡,來監視,乃至推演他下一步的行動計劃。

  放在之前的話,幾樣寶物或許足夠換回錦琉璃了,但偏偏酈璃狐尾又落在了吳明手中,這可就不是一加一等于二,而是籌碼倍增!

  “本王要一面戰旗投影!”

  吳明淡淡道。

  “不……”

  秦16下意識就要拒絕,可聽清之后,好懸一口氣沒憋在喉嚨里,面色有些不自然道,“咳……可以!”

  只是戰旗投影,而不是帶走或占有,一切都好說。

  至于投影能做什么,無外乎修煉或戰斗輔助,畢竟吳明本身出自兵家,這已經不是什么秘密,哪怕吳家早已滅門,也改變不了這一事實。

  一件相當于道器威能,用不了幾次的投影,如此簡單之事,他還是能做的了主的!

  但真正讓他不自然的是,面對吳明時的不自信,還有心思不由自主的被牽著走。

  于心高氣傲的天驕武者而言,這本應是憤怒無比的事情,可秦16卻覺得理所當然,他也察覺到這種心態不對,可愣是找不出反駁的理由。

  只能說明一點,如今的吳明,無論眼界還是實力,與他們都不在同一層面了,除了修為!

  眾人也是唏噓不已。

  十年生死,物是人非!

  無論是最早認識吳明的賈政經,還是后來相熟的律羲風,都可以說見證了吳明的崛起。

  卻從未想過,有朝一日,他會站在如此高度。

  未來,甚至可能讓眾人養望!

  這就是人生際遇的不同,各人有人的造化吧!

  “這最后嘛!”

  吳明微微頷首,表示很滿意秦16的態度,旋即道,“本王要兩個龍墓進出名額!”

  “這……”

  秦16一驚非同小可,這可不在他的能力范疇之內。

  無論是龍墓,還是之前的龍圣靈珠,實則他都無權做決定,哪怕吳明降低了要求也不行。

  甚至于,龍墓比龍圣靈珠對龍族更重要,就如人族的圣賢冢一樣。

  一念及此,秦16下意識看向身后。

  “本宮同意!”

  敖韻嬋輕啟朱唇,玉金色眸子看著吳明道,“若是你想,也可以去!”

  “算了!”

  吳明淡漠搖頭。

  若放在早年,他或許有心去龍墓一觀,但現在卻是給敖蕾、敖雍姐弟倆準備的。

  敖韻嬋嬌軀輕顫,絕美容顏微白了一分,有些失落的低垂螓首。

  是啊,一柄冷月刀,一副青龍鎧,一柄龍隕劍,一環套一環,坑了吳明一次又一次。

  若非此番吳明早已預料,自身也修煉至返璞歸真之境的武道真意,強行施展游龍脫索,在當時龍鎧被剝離的情形下,恐怕真的尸骨無存了!

  事實上,即便秦16代表他們答應下來,交出戰旗和龍珠,吳明還得思量再三,敢不敢收都是問題。

  莫看雷龍和蒼岳在身邊,可以眾圣的手段,不說謀算,瞞過兩者的秘法,也不在少數。

  而在歷史上,六道妖靈雖然沒有被殺死的記錄,可鎮壓封印,坑的凄慘無比,那也是常有的事。

  雖然拳頭大才是硬道理,可只要沒有達到碾壓的地步,終究是敵不過智慧。

  六道妖靈雖強,堪稱同階無敵手,可眾圣殿有多少圣者?

  這就是孤家寡人和群體力量的差別!

  雙方就交易達成了最后統一,暗中又有眾圣護持,誰也沒有做手腳,便交付了各自所需。

  當眾人看到,蛟魂燈中吐出龍魂,重歸魚龍之軀,化作錦琉璃時,皆是面色極其不自然的撇開了頭。

  一來是給予錦琉璃這位圣者嫡女最后一點尊嚴,哪怕對方早已無尊嚴可言,而來是驚嘆于吳明的膽大包天,亦或者說無法無天。

  知道魚龍是錦琉璃是一回事,親眼所見又是一回事。

  那種視覺沖擊,絕非三言兩語那么簡單。

  吳明,敢于擒拿圣者嫡女,而且是在圣者活著的時候,更將之千刀萬剮,生吞活剝。

  這是多大仇,多大恨?

  甚至于,即便沒有仔細看,可在場之人感官何其敏銳,都察覺的出來,錦琉璃精神失常了!

  想想也是,被人囚禁,生魂不滅,眼睜睜看著自己被千刀萬剮,生吞活剝,沒有龍魂潰散都說明她心志足夠堅毅。

  不,說不定她早就崩潰了,只是吳明想讓她一直看著,以秘術維持而已!

  吳明布局已經是讓人忌憚非常,又是如此心狠手辣,換做誰是他的敵人,恐怕都會寢食難安。

  最好的例子,就在眼前。

  哪怕趙書航能抗住血脈秘術的侵蝕,可看到錦琉璃的慘狀,也不由越發沉默,攬著錦琉璃離開了院落。

  這是他的太子妃!

  現在,名義上依舊是,當初的意外太突然,婚貼也沒有拿回來。

  古驚龍戰意不減,卻有些復雜的看了吳明一眼,便既離開。

  曾幾何時,當年見面只有逃命的份兒的少年,如今已是成長到,讓他想要挑戰,都未必夠資格的存在了!

  但他是古驚龍,為戰而生,百戰突破的古驚龍,無論是誰,都不可能打消他的斗志。

  哪怕,隕落在戰斗途中!

  敖韻嬋深深看了吳明一眼,眸中帶著外人不懂,掩藏在心底深處的凄迷,不無落寞的走了!

  吳明沒有理會,也不想去理會。

  他的事情太多了,多到無法分心他顧,也不想是去理會,對方是真心實意,還是另有圖謀。

  女兒在等著他,那么多人在看著他,自己的路還未走完,再也容不下其它了!

  至少,現在容不下其它!

  至于會不會錯過,那也只能是時也命也,怪不得誰了!

 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,這場酒宴,足足喝了三天,眾人才盡興離去。

  三圣女自然是千恩萬謝,放低了姿態,畢竟心中有愧。

  在她們的想法中,吳明或許還被蒙在鼓里,但偏偏又這么盡心的幫她們,如此赤誠之人,怎能不讓人心折?

  但三圣女不知,她們早已淪為,吳明和倉決等圣者之間博弈的棋子!

  蕭白衣等人也離開了,君子之交淡如水,沒有多少仇怨的雙方,并未就未來深談什么。

  律羲風和不知什么時候勾搭在一起的宋揚,也沒有多說什么的走了!

  伍軋和淼秌,拉著吳明,讓他一定去安山湖,老頭子快回來了,遇到解決不了的事,有他老人家撐著。

  再不濟,還能出出主意不是?

  狄龍象和岳仙君,希望在將來,能和吳明攜手御敵,而不是這次一樣心驚膽戰,大笑著走了!

  賈政經留下了幾枚玉簡,匆匆離去,他的事情太多,能抽空參加宴會,還是因為絕頂參與此番圣道之爭,否則還真沒時間。

  吳明也準備離開,卻不料還是發生了意外。
上一章   返回目錄   下一章
章節報錯
中国体育彩票机选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