舟行諸天 第858章 史湘云再出幺蛾子

作者:明少江南書名:舟行諸天 類別:女生頻道更新時間:2019/10/07 12:58:21字數:2992
  賈家二房,趙姨娘的小院。

  探春呆呆的坐在那里,許久都沒有動一動。

  趙姨娘也沒有如往常罵她,只是默默地收拾好房間,將一碗雞湯放在探春旁邊的桌子上,用一個蓋子蓋上,便坐在一旁,深深地嘆了一口氣。

  自家這個傻女兒,雖然是精明的,也是能看透人心,但畢竟是一個庶出的,縱然有本事,哪里被人看得起。

  太太連自己親兒子的錢財都不放手,怎么會放手探春的錢財?

  環兒的少,又恰巧回來探親,所以將自己手里的銀子拿走,沒曾想,只一夜間,他姐姐的錢財便落入王夫人手里。

  雖然老太太將太太罵了一頓,老爺也把太太呵斥了一頓。

  但是大家的注意力終究在寶玉身上。

  王夫人拿了寶玉兩萬兩銀子,也只是歸還了一萬五千兩——剩下的五千兩還給了薛家。

  但是探春的那五千兩銀子,全部落入了王夫人手里了。

  無論是老太太、賈政、寶玉還是金桂,都沒有想著為探春爭取她的那份利益。

  于是一幕幕,直接傷透了探春的心。

  自大今早起來之后,探春便坐在那里,沒怎么說話。

  雖說也正常的吃飯,做事,但終究沒了靈性。

  探春自小就明白自己的身世處境,所以一心孝順老爺和太太,可是到了現在,他們卻正眼沒有看她一眼。

  “咚咚咚!”

  賈環大踏步走了進來。看著呆呆的探春,眼中閃過一絲心疼,不由得眉毛一揚:“姐,事情我已經知道了,我這就去找太太說清楚,若是她不還銀子,我便讓她白刀子進紅刀子出!”

  說著就要轉身出去。

  “回來!”探春一喝!

  隨即轉過身來,淡淡的道:“不就是五千兩銀子嗎?值當什么?只要你有出息,姐受點委屈算什么。”

  趙姨娘也急忙拉住賈環,道:“你這糟心的家伙,回來就像給我添禍!這句話若是傳出去,你的名聲和前途就都毀了!”

  賈環冷哼道:“大不了我去歸化城,那邊只知道我是從京城過來的世家子,各個恭順的不得了!就這樣我手里也有幾十條人命了,怕她一個無知蠢婦不成!”

  “住嘴!”

  賈探春眉毛一揚,冷聲喝道:“環兒,別看你現在是個錦衣衛百戶,可是要擔上不孝的名聲,誰拿正眼看你?誰敢用你?即便是二姐夫是大理寺高官,也救不了你!”

  “哼!”

  賈環哼了一聲,又嘆了一口氣,便安身坐下,靜靜的折著才脫下來的飛魚服。

  賈環臉色蒼白,卻很平靜。

  “姐,我手上有些積蓄,夠咱們遠行了,我想回稟過老爺,便帶著娘和你,去歸化城,咱們不在這京城受這腌臜氣了,可好?”

  趙姨娘和探春一驚,不由得看向賈環。

  什么時候,一向是糟心蛀蟲的環兒,竟然有這般雄心壯志了。

  賈環道:“姐姐盡心盡力的孝順她,結果她竟然這么絕情,把老太太給你的嫁妝全部收走了,也恨我們沒本事,我也不懂內宅之事,否則定要讓她乖乖的把銀子交出來!娘,姐,你們也別瞪我,依我說,說不定她看重哪家官宦,對老爺或者對寶玉前途好的,便把姐姐嫁過去做妾!我十萬分不同意的!我寧可做林表哥的小舅子,也不做什么腌臜官的親戚……”

  “啪”

  一巴掌打了過去。

  卻是探春鳳眼含怒,喝道:“你胡說八道什么!”

  趙姨娘也呵斥道:“你馬尿喝多了?這么污言亂語也敢說出口?你姐姐的清白不要了!還跟著你去歸化城?我看你趁早死了這份心,別到時候我們娘倆被你賣了!”

  賈環也知道自己一時激動,把自己的心里話說出來了,忙訕訕的笑道:“我說錯了,這不是怒火攻心嘛!”

  不過他頓了頓,又道:“我去了一趟歸化城,便知道天下之大,到處都是生機盎然,何苦在這京城受委屈?就算不去歸化城,那就去松江,那里什么樣的機會都有,乃是當世第一年輕城市,將來必定是天下nizhege第一城的。”

  他看向趙姨娘:“娘,其實要我說,娘再怎么受寵,終究不長久,二太太連自己兒子都不放過,只怕也不會將我們放在眼里,要我說,咱們趁早離開這個家最好……”

  趙姨娘不等他說完,便上前扭了他的耳朵:“你這個混賬小子,不巴著你娘好,我打死你……”

  娘倆在一旁鬧騰,探春心里卻是開了花一般。

  是啊,天高海闊,我何苦非要在這個京城里待著。

  遠遠地離開這里多好。

  ……

  林府和恒親王府離的很近。

  事實上他們兩家中間的幾處宅院早就被恒親王買了下來,做了交通渠道,更方便黛玉回家了。

  再加上瑯嬛郡主的兩個女官,待在王府也不太合適。

  所以黛玉便時常回府。

  姐妹們也時常來聚。

  賈敏也很樂意自家女兒有這么多好友,更樂意自家女兒時不時過來,讓自己享受天倫之樂。

  鳳姐再過來林府時,就是一陣的感概:“……如今寶玉就跟換了個人似得。他原先那樣厭惡經濟功名,如今也學著看帳了。每日看完一本賬冊,便先去給老祖宗請安,而后去二太太那里說一聲,就出門去查看店鋪了。老祖宗看著十分欣慰,直說他長大了。

  只是沒想到這個夏金桂竟然如此強悍,不但硬懟了二太太,還打了周瑞家的一巴掌。以至于二太太生生受了悶氣,好幾天下不來床。”

  寶琴呵呵一笑:“寶二奶奶竟然這么厲害,那二太太就這么干受著?”

  鳳姐道:“那當然不會,她不把二太太放眼里,二太太當然看她不順眼了,一下子就放了兩個通房給寶玉。不過金桂也不是省油的燈,轉頭就把她倆賣到外邊去了,二太太質問她,結果金桂直接說了,‘既然到了二爺房里,便歸我管了,我怎么處置,就不勞太太操心了’,你聽聽,這是正經的兒媳婦說的話嗎?二太太氣的差點暈倒。”

  迎春、惜春對視一眼,均感到不可思議。

  畢竟她們從小在賈府長大,知道王夫人的手腕,實在難以想象王夫人竟這么被人懟,連點反擊的手段也沒有。

  這委實不合常理。

  鳳姐接著道:“二太太當即也怒了,說金桂不賢惠,便收了她的管家大權,還讓她抄佛經立規矩。可是金桂也不是省油的,她嫁妝比二房所有家產都多,那里在乎管家權力,周子瑜什么抄佛經立規矩,她更是不屑,根本不予搭理——夏家雖然是商家,可是在內務府和戶部也是有幾分顏面的,當即發帖子請來幾個宦官,來到二房,橫七豎八的冷嘲熱諷一頓,什么抄佛經立規矩便不了了之了!”

  “這么厲害?她不怕二太太告訴宮里的娘娘嗎?”寶琴覺得不可思議。

  “呵呵。”

  這下論到黛玉冷笑了。

  “賢德妃臨盆在即,可是陛下都沒怎么看過她,此事宮中皆知,那幾個內務府的宦官,慣會捧高踩低的,s自然不會在乎賢德妃的臉面。”

  賈敏在一旁聽了,冷哼一聲:“夏姑娘不是二太太自己求來的媳婦么?便是那管家理事的本事,賢惠大方的名聲,也是她自個兒對外說的,如今自食其果,二太太腦子壞掉了么?”

  鳳姐嘆了口氣道:“原先是原先,現在是現在。原先夏金桂出身皇商,家產百萬,嫁進來就預示著這些錢有可能入了她手,自然是嬌貴的;如今金桂是媳婦,她是婆婆,婆媳天生就是不對眼的。再說,先前在府里,有我和我們太太在呢,二太太指著金桂丫頭做臂膀,對付我們,自然處處看著順眼。如今都分家了,那個家里她就是最大的老祖宗,還客氣個什么?自然要端出婆婆的架子,拿出婆婆的威風,教訓媳婦聽話呢,只可惜踢在鐵板上了,不知道怎么后悔呢。”

  惜春道:“說起來我還是羨慕這個寶二嫂子的,我婆婆有府里一干姨奶奶姑娘要對付,沒空管我們,否則我也得天天立規矩呢。我可學不來她那般手段。”

  迎春道:“我還好,公公婆婆去世的早,大嫂子沒了,大伯說要續弦,如今府里后院我掌管著,機變有了新嫂子,也不比過去。”

  妙玉已經嫁了一處小戶殷實人家,道:“我也還好,因前面兵亂的事情,婆家對我總有一絲愧疚,故婆婆還算憐惜我,沒讓我立什么規矩。”

  邢岫煙道:“我們小門小戶的,哪有什么立規矩這么一說?也不用每日都請安,三日一次便可。只是每日晚飯是必要坐在一起用的,那時候陪著說幾句話就好,其余時候婆婆是不管我們的。”

  寶琴、黛玉相視一笑,低頭默默吃茶。

  鳳姐注意到了,便十分嫉妒道:“你們兩個最舒服,正經連婆婆也沒有,還有英蓮也是,她如今出月子了么?”

  妙玉搖頭道:“要到二月呢。雖說生的是個女兒,可妹婿十分歡喜,高興的手舞足蹈,也不要奶媽丫鬟幫忙,日日親自守著呢,還是母親看著實在不像,把他趕出來做工了。”

  鳳姐笑道:“那就好,只要你妹婿喜歡就好,英蓮也算是有福了。”

  寶琴笑道:“我們不是在說寶二奶奶的事情么?”

  鳳姐聽了呵呵笑道:“她還能有什么事情?二太太都只能忍著。”

  寶琴皺皺眉道:“這寶二奶奶這么囂張,就不怕太太慫恿寶二爺把她休了?”

  鳳姐道:“二太太憑什么?她若是敢說金桂不孝,金桂就敢指著她鼻子說這個婆婆不慈,事情鬧大了,宮里的娘娘豈不是沒法做人了?再說這個寶二奶奶處事謹慎,又不是云丫頭那般沒腦子的,二太太根本找不到她的把柄。更何況金桂很得寶玉的心呢。”

  黛玉聽這話不對,便遲疑的問道:“史姑娘又出事了?”

  鳳姐忍不住扶額嘆息了:“葉家回京了,她也跟著回來了,昨兒去我們那里拜見老祖宗了。”

  眾人互視一眼,道:“怎么了?這不是挺好的么?”

  一提到湘云,鳳姐就頭疼,無力的擺擺手,讓李嬤嬤說。

  李嬤嬤上前行了個禮后,道:“自從上次我們送禮后,那葉家害怕了,對史姑娘便尊重了許多,史姑娘自覺有了依靠,對夫家的婆婆便不怎么恭敬,言語上多有輕慢。又因葉家二公子面貌普通,不肯多用心待他,導致至今未有身孕。那葉家公子脾氣大,對史姑娘冷淡的態度很不高興,便納了幾個通房丫頭。其中一個有了身孕,史姑娘生氣了,直說葉家沒規矩,怎么能在嫡妻有孕前,讓通房丫頭先有孕呢?便鬧著要回娘家。葉家老太君和太太不知輕重,以為是自家的骨血,便是通房丫頭生的又如何,便也和史姑娘鬧了起來,說她善妒,不賢。葉家的大奶奶也不管,幸災樂禍的在一旁幫腔。”

  眾人啞然,惜春轉頭坐到一邊去,惡狠狠的嗑瓜子道:“她怎么就不知道收斂!”

  迎春忙問道:“后來呢?后來怎樣了?那通房丫頭有沒有生下那孩子?”

  李嬤嬤搖頭道:“葉家老爺和公子都是知道輕重的,訓了他們家老太君、太太、大奶奶一頓,說了陛下舊年下的旨意,便令人灌了那通房丫頭墮胎藥,可史姑娘到底委屈狠了,便躲到了我們府上暫住,不肯回葉家呢。”

  鳳姐無奈道:“葉家二公子也知道自己做錯了,如今見天的上門賠罪請人,今兒都第三天了,云丫頭那個沒腦子的,不知道順勢而下,還在拿喬,鬧著要他下跪賠罪,我在一旁都快看不下去了。再這么著,葉二公子的滿心愧疚,遲早要變成滿腔怒火了。如今的情形,云丫頭便是借勢把那幾個通房丫頭都打發了也好過現在這般的折騰。何況她這樣,她夫家的老太君、婆婆能高興?早晚還是要給她顏色看的。”

  黛玉問道:“外祖母是個什么意思?”

  鳳姐道:“老祖宗前兒罵了葉家二公子一頓,摟著云丫頭直叫她受委屈了。只是今日,也勸著讓她回去,到底她嫁人了,再任性就不好看了。”

  黛玉嘆道:“外祖母的話,她還是聽的,只是她這性子……怎么就不知道改改呢?”

  鳳姐道:“過幾日,老祖宗請了家宴的,你們俱是要去的,我今兒先和你們說了,你們心里有個數,我想好了,明兒和她徹底說一說,干脆把話都攤開,只要她有了孩子,生活有了盼頭,日后我也不管她了。”說著,自己也嘆氣了。

  第二日,除了黛玉因孕行動不便外,眾人果然一起去了賈府。

  史湘云見到梳著婦人妝的妙玉、惜春時吃了一驚。在聽說眾人的夫家后,心內更是委屈:不說惜春,便是連妙玉這個尼姑都嫁的比自個兒好。

  要知道妙玉夫君雖然是普通殷實家庭,但名望卻大,乃是鴻儒書院院長長子。

  要知道妙玉的公公乃是當世大家,教書育人,出過六個狀元,六個榜眼,六個探花,人稱“六六六書院”。

  而身為書院院長的長子,妙玉的夫君自然也是才德兼備,明年就要參加科考了,有人說以他的才華,能一路考到殿試。

  湘云的夫君回京來想進這個書院,找了多少人情,費了多少銀錢,筆考的時候依舊沒過。

  湘云望著衣著光鮮亮麗、滿面春色的妙玉,滿心不是滋味,對史家更是不滿:叔叔嬸嬸當初對自己也忒不用心了,連這樣好的親事都錯過了,到頭來便宜了一個尼姑,卻連累自己跟著個泥腿子過那種沒規矩的苦日子。

  鳳姐懶得理會突然失落下去的湘云,只引著眾人往賈母上院走:此時不便,待會閑了再收拾她!

上一章   返回目錄   下一章
章節報錯
中国体育彩票机选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