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來天王 第472章 最后一次遛狗

作者:陳詞懶調書名:未來天王 類別:其他類型更新時間:2019/09/15 04:05:27字數:2220
  次日嚴彪再見到方召的時候,并沒有立刻將自己的決定說出來,現在正是籌備演出的時候,方召每天的任務量很重,忙得很,他不會說其他事情干擾方召的工作。

  左俞昨晚上也思考了一夜,今天看見方召,面上閃過一絲不自然。其實,在聽了嚴彪的話之后,他也有了辭職的想法,只是沒有嚴彪那么堅決罷了。

  嚴彪當初是方召直接招過來的,而左俞,是銀翼方面分給方召的,就算不給方召當保鏢,他或許早就被分到了其他明星那里。但是,娛樂圈那么復雜,方召身邊反而簡單很多。不夠嚴彪說得對,不能再這么下去了,形成習慣之后再想奮起就難了,他也不想當咸魚。

  什么時候辭職,他還沒想好,因為他也不知道辭職之后換什么工作。等想好了再辭職。

  咸魚二人組再一次接到遛狗工作的時候,面上或多或少有些變化。因為也有了辭職想法,左俞看到方召時有點心虛。

  方召的視線從嚴彪和左俞的臉上掃過,沒說什么,給他們交代了今天的遛狗任務之后,就去藝術中心那邊與樂團的人排練了。

  他能看出來嚴彪和左俞心里藏著事,不過應當不是什么緊要的事情,這倆不說,他也不多問,演出結束之后應該就有答案了。

  隱星空港給工作犬都做了一次測試,卷毛的成績非常好,還破了多項記錄,這讓隱星空港緝私隊的人挫敗的同時又很興奮。

  看出嚴彪他們兩人遛狗的情緒并不高,空港緝私隊的隊長在空閑時間找他們說話。

  “遛狗多好的事啊!就卷毛這種,我一個人能溜十條!多聽話啊!還是條小狗。小狗好啊,不亂叫不暴躁的小狗就更好溜了!力氣又不大,不耗神。你們什么時候忙得沒法遛狗,我們可以出人!需要幫忙盡管說!”

  測試成績能贏過他們空港精英犬的到現在為止就卷毛這么一條,遛狗這事他們愿意幫忙啊!你嚴彪不樂意有的是人愿意!

  還有人當時就表示可以幫遛一圈,嚴彪兩人沒同意。

  雖然不怎么喜歡遛狗這工作,嚴彪還是知道卷毛價值的。方召一而再再而三叮囑他們,不得讓其他人幫溜,視線一刻都不要離開卷毛,上廁所也得輪換盯著。

  嚴彪完全是被南風洗腦,看誰都像偷狗的。總覺得隱星這幫人另有所圖。

  文藝匯演當天,場內也不允許帶狗進入,南風需要跟在方召身邊準備演出相關的事情,嚴彪和左俞牽著卷毛繼續去同空港的緝私犬們交流。

  嚴彪懷著復雜的心情,出門時還深深呼吸。

  這,可能就是他辭職之前,最后一次遛狗任務了。

  等這趟任務回來,演出也結束了。以后都不用遛狗了。

  真好!

  就算以后辭職換工作,說起來也是遛過一條身價近三億的狗呢!

  嚴彪這幾天晚上都在思考以后的路,職業規劃又多寫了十來頁。從保鏢、維修工到青少年興趣班老師,都想過。

  干什么都行,反正不會再遛狗!!

  當嚴彪牽著卷毛,同左俞一起來到隱星空港的時候,發現,今兒事情并不尋常。

  空港這里,多了一條狗。

  小型犬,與卷毛體型相近,棕黃花紋,額上一條窄白,長毛光亮順滑一看就是平時精心護理的。

  嚴彪看過去,緝私隊的隊員們笑得格外親和。

  “這是我們隱星一位老教授家里養的,智商很高,當寵物犬養,能力并不輸給工作犬。”

  這么一說,嚴彪就明白了。

  相親啊這是!

  老板都沒相,狗先相上了!

  嚴彪雖說不喜歡遛狗這個工作,但無可否認,卷毛確實厲害,不怪那么多人打這狗的主意。

  空港這幫人一開始只是檢測卷毛是否真的如傳說中的那么聰明,工作能力是否真的能超過緝私部門精英犬的最優成績。檢測是隱星空港的人自己安排的,沒摻任何水份也杜絕了作弊可能。

  一確定卷毛的成績和能力,這后手不就來了?

  就說呢,隱星這邊的人怎么會允許方召帶狗過來,還安排得那么周到,給狗的配置比他們這些隨行人員還要好。

  搶不到狗就爭取后代!

  難怪前面幾天這幫緝私隊的人總是帶著些惋惜之色,這是惋惜卷毛沒瞧中隊里的狗。眼看著今兒就文藝匯演,演出一結束方召就得回去,這幫人急了,又弄來這么一條狗。

  還別說,這小狗看起來是挺漂亮,脖子上的狗鏈都比別家的精致。

  只是,聽南風說卷毛眼光高著呢!牧洲那么多狗都沒看上!

  當初牧洲那群狗奴想讓卷毛在牧洲留下后代都沒能成功,隱星這邊未必順利。

  當然,這事肯定得匯報。

  嚴彪立馬給方召發了條信息,將這邊的事情說明。

  “老板,你得想想辦法,或者跟隱星這邊的人談判!”

  嚴彪示意方召找隱星這邊多要些好處,視線往卷毛那邊瞟了眼,愣住。

  “哎!老板你得抓緊時間!卷毛眼睛都直了!”

  方召通過嚴彪發過來的照片,看見卷毛直直盯著不遠處的那條長毛小狗。

  想了想,方召將照片放大,觀察那條小狗。發現,這狗戴的狗鏈,是用一種高級能源礦石做的。

  方召:“……”

  頭痛地按了按額頭,方召吩咐嚴彪和左俞。

  “盯緊卷毛,別讓它亂舔,有任何異常隨時匯報!”

  “明白!”

  嚴彪和左俞覺得自己充分理解了老板的意思。老板肯定是要他們防著隱星空港的人耍手段誘惑狗!

  卑鄙!連狗都不放過!!

  而另一邊,隱星空港緝私隊的人覺得眼下這情形穩了,面上浮出喜色。

  對于雙方心思并不了解的卷毛,看著不遠處的狗,狗眼直直盯著對方脖子上掛著的能源礦石,舔了舔鼻子,往前走幾步,記起方召的話,又縮回來了。

  “哈哈哈哈小卷毛還害羞呢!”一名緝私隊的隊員低聲笑道。

  “別害羞啊!快去!”

  卷毛清澈的狗眼看了看催促它往前繼續走的緝私隊隊員,回頭又看看嚴彪和左俞,這倆咸魚壓根沒阻止的意思,狗膽大了些,抬爪繼續朝那條狗靠近。

  一見這情形,隱星空港緝私隊的隊員們興奮了,生怕發出聲音打擾這一次的“相親”,使勁壓制著沒發出笑聲。

  幾名隊員實在沒忍住,在他們內部聊天群里發文字——

  “穩了穩了!我們隱星狗就是比牧洲狗強!”

  “這話聽起來總覺得不順耳……管他呢!這次能成功就好!”

  “這可是打敗牧洲警犬學校精英隊伍的狗啊!也破了咱自己培育的精英犬的記錄,比最新型的安檢儀都好用!它的后代肯定也很優秀!”

  在他們看來,卷毛的年齡雖然處于能力巔峰時期,但越往后,隨著衰老,各方面都會下降,他們得在卷毛衰老之前培養一批優秀的狗崽子。當然,最重要的是,這次錯過了,下一次就不知道機會在哪里了,演出一結束方召就會回去。

  他們不是沒想過克隆,但克隆并不意味著連帶能力也一起復制出來,太多失敗的例子才讓他們選擇自然繁育。

  此時,卷毛已經離那條狗只有不到兩米的距離。

  那顆散發著“香味”的能源礦石離得更近了,卷毛舔了舔狗嘴邊的口水。

  沒等卷毛繼續靠近,對面那狗渾身的毛突然炸起,整條狗像是膨大一圈,然后跟兔子似的蹦起連退好幾步,驚恐地躲開,藏到緝私隊隊員們身后,還汪汪唧唧地尖叫,渾身打顫,一副焦慮恐懼之極的樣子。

  在場所有人:“???”

  “這么了這是?”嚴彪疑惑地問。

  咸魚二人組相視一眼,心中都想著:隱星的寵物狗膽子這么小嗎?

  眾緝私隊隊員臉也垮了。

  可惜啊!

  沒料到問題出在他們這邊!

  這狗平時跟在教授身邊的時候那么狂,今兒不就是過來相個親,怎么就嚇成這樣了?

  看來相親是不成了。

  卷毛那雙清澈無辜繼續盯著緝私隊隊員們身后,發現對方藏得太嚴實,又將目光放到緝私隊隊員們身上。嘴邊滴落一點口水。

  咕嚕嚕——

  卷毛肚子里發出饑餓的聲音,打破尷尬的氣氛。

  嚴彪納悶:“今早出門前不是剛吃完狗糧?才出來怎么又餓了?”

  一名緝私隊隊員笑道:“哈哈看餓了吧?這就是‘秀色可餐’!”

  另一名隊員糾正:“‘秀色可餐’這個詞這么用不合適吧?”

  由于那條狗陷入焦慮恐懼狀態,緝私隊的隊員們也不放心,瞧著事情沒成,帶著狗就離開了,他們待會還要出任務,沒時間在這里閑聊。

  沒一會兒,緝私隊的一支小分隊牽著狗開始今天的任務,嚴彪和左俞也帶著卷毛跟著去交流交流。

  只是,雙方的交流越來越難了,每次卷毛想接近,緝私隊的狗們都是隔老遠看了卷毛一眼,警惕地匆匆繞開。

  左俞憤憤道:“這是孤立!是冷暴力!!”

  嚴彪也贊同左俞的說法,隱星狗排外啊!

  不過,這些對他來說都不重要了,遛狗任務也只有這一次了,等方召演出結束之后遛狗的就是南風和方召,也沒他們兩個保鏢什么事,辭職的事情也可以先跟方召先提一提,推薦幾個他覺得合適的人接他的位置。

  “今天遛完狗就跟老板提辭職。”

  
上一章   返回目錄   下一章
章節報錯
中国体育彩票机选号